关灯
护眼
    “大祭司,城主大人,各位道友,记住了刚刚大祭司的话语,一旦约定时间到了,本少离开之时,弱卜罗其城方面,神辽帝国方面,及狼居胥山方面,有任何一方进行阻拦,后果。

    对了,城主大人,弱卜罗其城不安全啊!一直有人员在本少所居住之地外徘徊,并且多人未经许可,试图翻墙而过,擅自侵入本少的住所。

    到目前为止,本少只是以迷阵方式,让其知难而退,未曾伤及其性命,请城主大人关注此事,以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

    “各位道友,本少在此声明,从现在开始,本少在弱卜罗其城之时,不管各位道友出于何等目的,擅自翻越本少所在住宿的墙体,迎接各位道友者,将不再为迷阵,而是攻伐类型法阵,望各位道友好自为之,做事之前先思量思量,珍惜自己来之不易的生命。”

    云启对于大祭司的答案,似乎十分满意,在大祭司同意放行之后,未再多言,有离开拍卖行前街道之意。

    “云少城主,本宫可以向云少城主保证,我狼居胥山在道友于弱卜罗其城之时,与云少城主及启明星道友保持良好关系,不会做出影响我们之间关系之事。”

    大祭司刚刚放下的心,再次被提了起来,之前云启对雷火弹的行为,让她不敢保证云启未获得其所要的答案之前,是否会做出过激行为,从而让此街道成为一片火海,之后弱卜罗其城陷入混乱状态,成为人间炼狱。

    因此,一直无法决断的问题,在那一刻,异常的清晰、明了。

    在大祭司看来,云启已经获得了想要的答案,不会再为难她们,而事实是,云启依然不太满意,对窥探势力进行阻杀之行为,便是云启的一种报复性行为,以警告大祭司她们,对于此次相遇所引发的争辩,云启远未达到满意的程度,只是完成了最基本的信任问题。

    之后的事情,依然是问题一堆,发生暴力解决问题的可能性,依然处于危险状态。

    “云少城主,对于有人员违反弱卜罗其城规定者,我城主府必严惩不贷,请云少城主放心,从这一刻开始,翻越围墙的行为,将不再发生。”

    城主信誓旦旦的保证,虽然不知云启手中的那两枚石球,威力如何,但能让大祭司如此忌惮,必然不是什么普通之物,还未了解情况之前,先安抚云启。

    散会之后,向大祭司等人了解情况,再考虑云启威胁之言,是否需要特别对待,或者让其付出冒犯的代价。

    “哼!云道友,此事,过了,我神辽帝国领地之事,风都领地的手,也太长了些,云道友的行为,有失身为少城主的身份,道友请自重。”

    大祭司身边的那一位老者,高傲的态度,未因为大祭司与城主的表态,有所改变,反而因为二人对云启没有下限的行为,十分不满,出声警告云启,认清事实。

    “道友的意思,本少不明白,也许我们之间有所误会,需要更加具体的事实,才能解开这些误会。”

    有了大祭司和城主府的保证,云启转身,迈步,即将离开拍卖行区域。

    但因为老者的那一句话语,停步,转身,微笑看着拍卖行门口一行人员,将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面无表情的大祭司,不甘心的城主,幸灾乐祸的其他人员,所有人员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或多或少带着高傲、傲慢与偏见,与面对石水皇朝国君之时的神态,无异。

    “曾经,相类似的事情,也发生过,多少年过去了,本少一时想不起来了,但是本少依稀记得,似乎此事发生在死域亡者一族之中,当时翻墙的人员不少,最低境界,都有尊者,每天几十上百人的事情,多的数不胜数,本少都忘了。

    而那一次事件,本少同样告知了当时负责那一座城市安全的巡逻队及城主府人员。

    唉!都是小事,本少一个小人物,不值得一提,因此,结果,那一座城池从此消失于死域,而当时管理那一座城池的领主府一脉,似乎从此不见踪影,至今未曾听闻他们的信息,不知道友可知晓其踪迹?

    难道当时的城主府一脉人员,如今在弱卜罗其城之中,所以才有相类似的事情发生,而这,便是一脉相承。。。”

    “云少城主,绝无此事,我弱卜罗其城之中,只有生魂一族,未曾存在一位亡者一族人员,那可是我生魂一族的死敌,本城主岂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与生魂一族为敌。”

    云启的态度,太让人措手不及,其话语所表达的意思,城主听明白了,一个借口,或者说只要见到一位亡者一族人员,即使没有任何的灵智,都将成为云启的理由,在弱卜罗其城之中,杀人放火,肆意破坏,从而再造第二座永夜之城的理由。

    老者刚刚的自信心,在云启微笑说着恐惧之事时,一点点的丧失,对于云启所说之事,在场所有人都明白,那一座死域亡者一族城池,是永夜之城,一旦云启真正动武,诞生第二座永夜之城,有几个人能活着离开弱卜罗其城,老者不清楚,云启会不会大开杀戒,如对待永夜主主宰、言咒主宰等人一般,灭其九族,老者依然不知。

    但老者知晓,一旦惹恼了云启,让弱卜罗其城成为第二座永夜之城,他的九族不但被诛,并且祖宗十八代的祖坟,也会被撬开,祖宗被挫骨扬灰,而此行为的下令者,将是辽及神辽帝国方面的可汗,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平息云启的怒火,防止事态扩大,造成神辽帝国其它区域更加恐怖逆天的死伤数字。

    如云启曾经所说一般,万事开头难,有了第一次,也不差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了。

    “老人家,真正能让人敬畏你的,不是你的背景,而是你的实力,你所拥有的本事,空有背景,又能如何?

    就凭老人家你刚刚那一句话,本少现在当着大祭司的面,杀了你,她也仅是口头警告,啥事情也做不了,一旦动了,就死亡之事,就不是一个人了。”

    “老人家,杀人,确实和杀亡者一族的区别,不大的,尤其是杀老人家你,完全没有任何区别,更没有任何的负担,本少来自于圣唐一族,老人家你为神辽帝国。

    圣唐一族仙宫的毁灭,我们还没有找你们算;神辽帝国铁骑每年南下扫荡的仇恨,我们都还没有找你们算;如今又添了幽云十六州之仇,杀了你一个人,还无法平息我圣唐一族的怒火。

    因此,老人家,回去之后,与你们的那一位可汗,你们的辽大人,告诉他们,对圣唐一族用兵,首先要考虑的,不是我圣唐一族宝物及资源的问题,而是如何保证你们如今的地位。”

    云启说话之时,周围的声音,分成了两大派系,有人支持云启将冒犯的那一位老者,当场斩杀以敬效尤,从而显示风都领地之威,有人认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何必与老家伙一般见识,有失年轻人的身份,应该以和为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