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也在安若晚的猜测中,毕竟彩环的出现是突然的,所以阿日娜不可能一上来就用⑦什么毒药,最有可能的就是把人弄晕过去。

    所以彩环现在暂时是没事的,只不过刚刚在暗处看到这一切的青峰,手背上的青筋爆起,虽然没有动手,也知道安若晚做出这种安排,彩环一定会没事。

    可是在看到彩环倒在地上的一瞬间,他还是差点没有能够控制住出手。

    不过幸好阿日娜并没有在这里多做停留,而是将手中的茶壶放在地上,接着就快步往前走去。

    来到房门外,阿日娜的脚步才停了下来,侧着头听了过去。

    只可惜屋里只有安若晚均匀的呼吸声,看来屋里只有安若晚一个人。

    想到这里,阿日娜再没有犹豫,一推门就走了进去,因为刚刚在院里碰到彩环,这会的动静就算被安若晚听到,也一定会觉得是彩环。

    等安若晚察觉到不对后,她也早已经到了床边!

    进去以后,阿日娜才看向床上的身影,的确是安若晚,这个她一定不会看错,只是现在的安若晚闭着眼睛,看上去像是睡着了一样。

    阿日娜一步步靠近,每走一步,她的眼前仿佛都能浮现出,那天她亲眼所见拓跋皇的尸体,在城墙之上飘荡的画面。

    还在之前她对着顾北尘求而不得的画面,还在安若晚身怀有孕的画面,这种种的一切,都在她见到安若晚的瞬间消散不见。

    现在她只需要直接动手,杀了安若晚,一切就会有了结果,顾北尘让她品尝的后果,那般痛彻心扉的感觉,她也终于有机会让他也尝尝!

    等阿日娜终于下定决心抬起手时,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一幕发生了,床上的安若晚,竟然醒了!

    眼前的这一幕,让阿日娜不自觉愣在原地,她想过很多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却万万没有想到,安若晚竟然会醒来!

    看着阿日娜眉眼间的诧异,安若晚缓缓勾起嘴角,“好久不见,公主。”

    如此以来,阿日娜更是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她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脸颊,那个熟悉的感觉还在,所以她现在还带着那副面具,所以安若晚又是怎么认出她的身份的?

    想到这里,阿日娜眉眼间的狠厉更添了几分,要是之前她还有些犹豫的话,那既然她的身份都已经暴露了,又怎么可能继续让安若晚活着。

    见状,安若晚并没有感到诧异,反而还勾起嘴角,“所以你今天过来,就为了杀了我?”

    看着她面上的笑容,阿日娜眼中的犹豫在瞬间消失不见,指尖动作迅速变化,看样子是准备速战速决。

    屋顶上的几人更是瞬间就想要冲进去,但安若晚并没有开口,两人被白俞按了下去。

    “公主这么费尽心思的进到宫中,难不成就是为了杀了我?”

    哪怕安若晚认出了阿日娜的身份,哪怕她心里再清楚不过,阿日娜是来杀她的,可是从头到尾,她眉眼间的身影却没有半分变化。

    阿日娜手中动作不知不觉停了下来,她看着眼前的身影,不自觉问出一句。

    “你难道不怕?”

    闻言,安若晚直接笑出了声,“当然怕,你在哪一天突然醒来的时候,看到有人在你面前准备杀了你,你难道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