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从三殿下府离开已经是深夜,秦元朗神色疲惫的坐在马车上,眼底是遮掩不住的青黑。

    “主子,若是陛下当真怀疑三殿下了,那我们……”秦元朗的心腹坐在一边看着他,语气中是遮掩不住的担忧。

    叹了口气,秦元朗揉了揉额角:“也只能如此,不管陛下有没有怀疑三殿下,秦家如今都是陛下的眼中钉肉中刺,不破不立,若是秦家能熬过去,此后便无需担心了。”

    听到这,心腹没有在多说什么,秦家眼下的困境他身为秦元朗的心腹自然是知道的。

    马车在秦府的后门处停下,秦元朗进了府里才走了没两步,便看到了坐在一边栏杆上的秦郢。

    对于这个二弟,秦元朗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看着他身边跟着的小厮微微皱了皱眉,这两个小厮的年岁未免有些太小了一些。

    “二弟,天色已晚,为何还不回房休息?”秦元朗停下了脚步。

    听到声音的秦郢转头看了过来,见到秦元朗之时面上露出了几分的惊诧之色,之后才有些不好意思一般的摸了摸鼻子。

    “不过是见今夜月色正好,所以出来赏月罢了,倒是大哥你,瞧着你这样子,是刚从外头回来吧?果真还是不成亲的好,我若是像大哥你这般晚回家,只怕是要被念叨上好长一段日子。”

    闻言秦元朗皱起了眉,这话似乎有些不太对,但他一时倒是也没有多想:“莫要说这些胡话

    ,时候不早了,早些回房休息吧。”

    秦郢笑嘻嘻的点头,在从秦元朗视线离开的那一瞬间,唇角的笑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翌日。

    早膳之时,沈柒月还因着昨日之事有些没有缓神过来,昨夜也没有休息好,此刻神色便有些恹恹的。

    许云姣在一边见着沈柒月一小碗米粥喝了快一刻钟都没有喝完,心中有些担忧,伸手握住来了沈柒月的手腕。

    “娘亲,你是不是今日不舒服?还是这些吃食都不和娘亲你的口味?”

    沉浸在自己思绪之中的沈柒月听到许云姣的声音这才恍恍惚惚的回神来,摸了摸许云姣的脸,沈柒月温和的摇头:“没事,娘亲只是在想一点事情而已。”

    一边的许中逸往沈柒月碗里放了几个她素日里最爱的小包子,正想开口之时,突然有人从外头走了进来,压低声音在许中逸耳边低语了一阵。

    而原本神色还算温和的许中逸在听完之后脸瞬间沉了下去,眼中闪动着克制不住的怒火。

    见此,沈柒月心中涌出几分微妙的不详预感。

    连早膳也没有心思吃了,沈柒月两口喝完了粥便直接拉着许中逸去了书房。

    “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我之前让你查的事情有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