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舒菀后知后觉,自己好像傻傻的跳进了他的圈套里,甚至刚才还在为他抱不平。

    她瞪着周敛深,一声不吭。

    他笑笑道:“上面的条款,违反了任意一条,三个月内不许吃你喜欢的食物。”

    “……”

    两个人一个气定神闲、另一个好像隐隐的要爆发小宇宙。

    小林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尴尬一笑:“那个……周总,电子档已经记录好了,您和周太太随意,我先出去了。”

    舒菀倒是很倔强,直到小林离开,也没说一个字。

    周敛深唇角上扬:“没关系菀菀,我不强迫你,念在你是初犯,这次的惩罚就降至一个月。以后再不乖,就是三个月起步。”

    他说话时,除了淡淡的笑,倒是没有其他的表情,可舒菀就是觉得,他简直坏到家了!

    ……

    协议书的那点小事儿,不过是个小插曲。

    舒菀也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不可能为了这个,就真的生气。

    从律所出来,已经是两点多了,去民政局,时间非常充足。

    其实,从舒菀昨天给他拍了照片,他就把户口本找了出来,一直放在车里。

    舒菀想尽快的领了结婚证,他又何尝不是。

    他比她更想。

    在最初的那三个月里,在结束了最肤浅交流的三个月后,在和她恋爱中的每一个日夜里。

    今天不是什么特殊的节日,民政局门口排队的人也不多。

    找到停车位后,周敛深的心跳声忽然有着短暂而剧烈的加速。

    朝思暮想的一切,近在眼前,他怎么可能平静如水。

    他刚解开安全带,副驾驶的舒菀立刻说了声:“等一下!”

    她从包里找出小镜子,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自己的妆,然后拿出了一条白色的发带,上面还有一个精致的蝴蝶结,底衬是同色的网纱。

    舒菀今天是精心打扮过的,黑茶色的长发有一点微卷,绑了个低马尾。在公司那会儿没有戴这个发带,看起来太过隆重,现在换上去,和她今天这件白色的连衣裙极为相称。

    连衣裙的后腰处,也是个蝴蝶结。

    这样的打扮,简直像极了童话世界里的小公主。

    周敛深看着,不禁莞尔。心跳声没有一刻是平静的,此刻跳动的更加强烈!

    外面的阳光透过车窗照进来时,恰好落在她的锁骨上,恍惚之间,她整个人好像都在闪闪发光似的。

    她自顾自的打扮了多久,周敛深就盯着她看了多久。

    舒菀偏过头看他,一笑起来,好似这个世界都变的和熙又温柔。

    “好看吗?”

    她的声音过分温软。

    周敛深和她对视着,望着她的眼睛,眼神那样的深沉。

    过了很久才听到他回:“好看。”

    简短的两个字,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敷衍轻浮。

    好像真的认真思考过才会回答。

    他的眼神,带有一种蛊惑的吸引力,和他对视不过数秒,舒菀的心跳声就不由自主的加了速。

    她兴许是脸红了,总觉得脸上烫烫的。

    周敛深看她的眼神,就更深了几分。

    他倾身靠过来时,舒菀紧张的眨了眨眼睛,立刻抬起手按在了他唇上,阻止了他接下来的举动。

    周敛深垂眼看她,他的呼吸声有些沉,汹涌而来的气息,满是强势与占有欲。

    舒菀小声的解释道:“今天的妆容易花,现在不行……”

    周敛深也没有强求,吻不到她的唇,就退而求其次的去吻耳垂、脖颈……

    他很温柔,不是她想象中那样的急切,可舒菀仍然紧张非常。

    周敛深埋在她颈窝里,随着他说话,温热的气息便洒在她肌肤上……无端端的让她一颗心都颤栗起来。

    她抱紧了他。

    听到他说:“其实,我一个晚上都没有睡。”

    舒菀顿时担心起来,怕他太累。

    周敛深却道:“我不觉得疲惫,反而很兴奋。”

    “和订婚的时候不一样,那只是一个仪式。现在,我们很快就会成为法律承认的夫妻,未来的几十年都要绑在一起……菀菀,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没有别的退路,你只能选择跟我走下去。”

    他温和沉敛的声音,带有一种郑重。像是早早的、以这样的方式,先举行了一场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婚礼。

    他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好似宣誓一般。

    舒菀抿了抿唇:“我才不会后悔,也不需要退路。”她语气坚定。

    说完,用手捧起了他的脸。

    四目相对,他湛黑的瞳眸里,皆是她的影子。

    舒菀在心跳声失衡的那两分钟里,一字一顿的表明心迹:“我爱你,周敛深……我早就下定了决心,不会后悔的!”

    周敛深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没说一句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这样格外专注的时刻,总是有着别人没有的吸引力。

    舒菀忽然发现,他今天的西装的款式和颜色都偏正式,黑白两色穿在他身上,愈发凸显出他的沉稳与成熟。

    那样的简单,又那样的矜贵。

    这个男人像星辰一样光芒万丈。

    他真好看。

    舒菀却故意傲娇的问:“我今天打扮的这么好看,你为什么这么随意?是不是……你准备后悔——唔!”

    话未说完,周敛深到底还是吻了过来!

    实在让人措不及防。

    舒菀无比矛盾……既享受这个缠绵的亲吻、又抗拒他略显热切的示爱。

    她害怕自己的口红被蹭掉了!

    舒菀下意识的推了周敛深两下。

    他感觉到了,这个吻就渐渐的温柔下来,却辗转悱恻的让人慌张……

    舒菀连呼吸都是乱的。

    周敛深在吻过之后,紧紧地将她抱住。

    舒菀没有抗拒,反而默契的揽住了他的背。

    他在耳边低低的喊了声:“老婆。”

    舒菀的下巴抵在他肩膀上。这样亲密的距离,除彼此的心跳与呼吸声之外,好像其他所有的声音,都被隔绝到一个很遥远的地方……

    舒菀用了很久的时间,让自己逐渐平静。

    她小声的抱怨:“你……你把我的妆弄花了。”

    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