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萧榛用手背给自个儿羞红的脸降着温道:“许是热的,皇姐,您去找宝凝吧,我去找何宇去。”

说罢,萧榛去了何宇的院落里。

萧榛见着何宇拿着书籍看着,便抽去他手中的书籍道:“天都已暗了,就莫要看书了。”

何宇淡淡扫了一眼萧榛道:“你可别来烦我,我还要考取功名呢!”

萧榛将手搭在了何宇的肩上道:“我有一事想要问问你。”

何宇问道:“何事?”

萧榛有些难以启齿,却又觉得何宇是他最好的兄弟,此事若是去问旁人倒不如问何宇。

萧榛思索再三问道:“你第一次亲我皇姐是什么时候?”

何宇嫌弃道:“你打听此事作甚?”

萧榛害羞着:“我与宝凝都快要成亲了,我们之间还只是拉拉小手而已,我想做比拉小手更过分些的事,譬如说亲个脸……”

何宇刚喝的一口茶差点呛住,“萧榛,你怎么会觉得我会帮你主意去糟蹋我姐姐呢?”

萧榛道:“用得着糟蹋这么难听的两个字吗?你好歹也是我姐夫。”

何宇听着姐夫两字瞬间飘飘然起来,道:“你直接亲下去不就行了?”

“这会不会太孟浪了些?”萧榛小声问道,“会不会惹着宝凝不喜?”

何宇道:“我姐姐的性子就算不喜,也不会表露出来的。”

萧榛急了:“这可不行,我不能轻贱了她。”

何宇便道:“那你就等着成亲时好了,离你成亲也无几日了。”

萧榛:“这声姐夫你可不能让我白叫了,你当时头一次亲我皇姐是怎样的?告诉我让我学学!”

何宇咳嗽了两声,他头一次亲萧宁乐时乃是少儿不宜的,岂能告诉给萧榛?

何宇便随意编撰道:“我们第一次是登上了西子湖畔的山峰,在夕阳映照美景如画下,情到深处自然而然就亲上了。

你不如趁着秋高气爽带着我姐姐去爬山,到了山顶时望着夕阳,美景之下,情不自禁,也不算孟浪了。”

萧榛想了想,洛阳最高的山非老君山莫属了,可是去老君山三日都不够,倒不如在附近找一座山峰带着何宝凝去爬也好。

藏珠院之中。

何宝凝听萧宁乐说要给她办宴会,心中惶恐,面上甚是感激道:“多谢殿下。”

萧宁乐朝着何宝凝一笑道:“你别这么见外叫我殿下了,我们都快成一家人了,你叫我一声皇姐就是了。”

何宝凝低声道:“是,皇姐。”

萧宁乐道:“我已命尚宫局给你制作了一套宫装,你自个儿也去上林街上瞧瞧看看有没有时兴的成衣,喜欢就买下,账都记在璟王府就是了。”

何宝凝应道:“好,多谢皇姐了。”

萧宁乐怕冷,在何宝凝房中越来越冷,便道:“你房中怎么都没有炭火的?”

何宝凝已方才对萧榛用过喘症的借口,说与萧宁乐听。

萧宁乐道:“有喘症受不得寒更要用炭火,这王府之中的银丝炭无烟最适合有喘症之人用。

定是王府之中的刁奴轻视于你,不给你好的银碳。

萧榛平日里都不在王府之中待着,这些下人们也无人管教,王府之中会欺主的刁奴不少。

你来了王府之中正好,好好替萧榛管管王府。

若是有些不听话丫鬟的统统发卖了,再从宫里要人或者去人牙子那边买丫鬟来就是了。”

何宝凝道:“我如今还不是王妃,若是我要动手管教多少也有名不正言不顺……”

萧宁乐道:“这王府迟早不都是你的,你自可大胆地管教王府奴仆。”

何宝凝听了萧宁乐此言之后,也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多谢皇姐。”

萧宁乐看了一眼外边的天色道:“天黑了,我先走了,我让人给你送炭火来,你既有喘症在身,冬日里可得当心了。”

何宝凝应下,要送萧宁乐到院外,萧宁乐拦住了她道:“你止步吧,别出门了,外边可冷得很呢。”

萧宁乐走后,富儿对着何宝凝道:“小姐,这皇太女殿下可真好,您的确也该拿出一些王妃的做派来好好管教她们,而不是任由那些丫鬟笑话取笑您。”

何宝凝道:“这些丫鬟若没有后台,她们敢如此放肆吗?我如今惩处她们的确还是名不正言不顺,只能等日后成亲之后再说。”

何宝凝点燃了桌上的油灯,见着不久后丫鬟们送来的银丝炭,何宝凝命富儿点燃了银丝炭,终于在冬日里暖和了些。

翌日一大早,何宝凝刚梳好妆,就听元儿说萧榛来了。

何宝凝看着镜子之中的自个儿的妆容已精美,才去开了门,“王爷。”

萧榛见着刚刚上妆的何宝凝稍呆愣,过了一会儿才缓缓道:“宝凝,你来洛阳这些时日,还没有出过门,本王看今日太阳正好,本王带你去洛阳有名的祥云寺之中可好?”

“好。”何宝凝应下。

祥云寺建在山顶之上,马车上不了山,只能人一步步走上去,祥云寺所在的山峰并不算高,才一百丈而已,脚程快些的男子上山都用不了半个时辰。

只是对于甚少出门走动的何宝凝而言,走了才一刻钟,便已是累的不行了。

而萧榛倒是从未与其他女子爬过山,平日里陪着苏静言爬山,苏静言的体格比他还要好,萧榛便也没有顾忌何宝凝,牵着她的手一路快走着。

以图能早日到达山顶,见到山峰上的美景。

走了两刻钟,何宝凝已是喘得不行,没有硬撑下去,两只脚都在发颤地道:“王爷,歇歇,我实在是走不动了。”

萧榛见着何宝凝脸上满是薄汗,喘得厉害,连从腰间取下水壶给了何宝凝道:“喝口水歇歇吧。”

何宝凝喝了水之后,只觉得喘得越发厉害起来,咳得停不下来。

一旁的富儿着急道:“姑娘,您莫不是喘症犯了吧?”

萧榛见着何宝凝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也是慌了神,“都是我不好,不该走这么快的,我背着你下山去找大夫吧!”

何宝凝实在是喘得难受,也不顾及男女大防上了萧榛的背。

山路转弯处,薛晓君止住了脚步,问着一旁的丫鬟道:“方才那个是璟王爷?他那身旁的女子是谁?”

丫鬟道:“是璟王爷,他身边的女子该是何家的姑娘,奴婢那日在码头上见过一次。”

薛晓君捏着丝帕道:“何宝凝竟有喘症在身,如何配做璟王妃呢?”

喘症可是不治之症,得了喘症的女子怎可为璟王的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