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叶兮诺满脸黑线,也幸好他们走得慢还在后面,没听见单老这些糊话。她进去和他们一一拜年,又挽着单老的胳膊特别交待:“爷爷别任性,他们还是孩子,别给他们做了错误引导。”

    单老识趣的很,笑得眉眼弯弯,像级了一个顽皮的孩子:“好好好,不说,我不说,我就看看,看看。”

    霍廷懿走进来:“爷爷新年好……”

    果果走进来:“太爷爷新年好……”

    安母走在果果的后面,安暖落在最后面,正在读信息。顾父求霍廷懿不行,就疯了似的给安暖发信息。

    “暖暖,叔叔给你道歉。”

    “你开条件,想让叔叔怎么弥补。只要你开条件,叔叔都答应你。”

    “你要不想见到谷竹,我可以把他带回去,让他从今往后都不出现你面前。”

    安暖有点心动,要是能做到这点,她身边倒也清静。相比谷竹,她更愿意和果果逗着玩,好玩。

    她敲出一行字。

    点击发送,脑海又蹦出谷竹落泪的画面,掌心的泪迹也随之泛起灼痛感,让她下不了点击发送。

    “安暖,你快点。”果果见她一直没有进来又出来找她,见她杵在那里像个木头他就直接把她拉进去。

    手机嗡嗡作响,安暖没空再理会,把手机放进口袋。客厅比想象中要热闹,里面人满为患,霍家一大家,单家一大家,边边角的位置还坐着唐家数人。

    安暖一一看过去。

    单老却僵在那里:“小火苗?”

    全场肃静,面面相觑,他们再次打量安暖,长得漂亮,但不像果果也不像叶兮诺甚至不像霍廷懿。

    “爸,你认错人了,她不是小火苗,她是果果的同学安暖。”单国庆也老了,但老眼不昏花,比单老看得清楚,不是小火苗,完全不像。

    单老却像没听见似的,撑着轮椅两侧艰难的站起来,再杵着手仗朝安暖缓缓走过去,他眸光如炬又满满皆是故事。

    上次被抢救回来之后,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原以为快要死的他又多活了许多年。随着这些年的时光流逝,他被封存的记忆慢慢打开,想起了小火苗救他的场景,也记起了小火苗的交待。

    他没有说出真相。

    他全部憋在心里,再时不时提醒他们都要好好活着。只有好好活着,小火苗才能不被他们影响。

    安暖的五官的确不像,可眼睛没法改变,而那天在抢救室,他看的最多的就是小火苗的眼睛。

    他颤颤微微,步步艰难又步步激动:小火苗!就是小火苗!是她回来了!是小火苗回来了!

    老泪易冲动,湿了眼眶。

    安暖暗叫不妙,在心里快速摆了一卦又上前扶住单老,四目相对:“太爷爷,我是安暖,是果果的同学安暖。”

    她看着他的眼睛,某些特别的元素从她眼中渡到他的眼睛。他清醒的记忆又慢慢淡化并出现微微混乱,他……怎么了?

    “太爷爷,安暖给太爷爷拜年,祝太爷爷身体健康,心想事成。”

    单老彻底忘了小火苗,他笑着答应语气有了初见的陌生感:“好,乖得很,女娃娃就是乖的很啊!我家果果福气真好,女同学长得漂亮又懂事……”

    “爷爷。”叶兮诺怕他胡说,旁边拿了红包递给他:“暖暖给您拜了年,这拜上红包可不能少了她的。”

    “对对对,红包红包。”单老接过红包递给安暖:“我们家缺女娃娃,以后你要多多过来玩。果果……”

    “爷爷,该给暖暖拿吃的了。”叶兮诺又打断他,坚持不让他乱扯红线。但是她心里已经有了疑惑,昨天霍老见到安暖也是喊着小火苗,今天单老见着安暖又是喊着小火苗,小火苗,她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