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沙乐彼三人一听,又收住了脚步,一百万加上海玉茶,这诱惑也太大了。

    三人彼此看了一眼,点了个头,接着转身,沙拉拉说道:「真的只要回答你的问题就可以啦?」

    小山回答:「是的,但要回答得好,才有海玉茶喝。」

    说着,小山直接又拿出了一百万灵石,摆在茶几上,然后转身对着云舒晓芳说道:「媳妇儿,换一泡云梦茶吧。」

    云舒晓芳一听,一个从空间里打出了一壶水,开始用灵气烧水,一个开始洗茶具茶盘。

    沙拉拉看着茶几上的一百万灵石,吞了吞口水,又看了看云舒和晓芳,问道:「这两位都是你媳妇儿?」

    小山微微点头,嗯了一声。

    沙拉拉则夸说:「真漂亮,就像仙子一样。」再看看自己和两个兄弟穿得破破烂烂的,顿时自惭起来。

    云舒一听,微微一笑,小山则回道:「谢谢夸奖,坐吧,坐下来才好聊吧,你们觉得呢?」

    如此,沙乐彼三人又坐回了吃瓜小板凳,小山则问起了他关心的问题。

    小山:「沙姑娘,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你知不知道,这片海域有没有会操控鲨鱼的人,如果有他们是什么人?」

    这第一个问题,让沙乐彼三人立马就变了脸色,同时霍地站起身来,沙拉拉非常严肃的问道:「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小山一看,直觉应是问对人了,就回道:

    「因为前几天,我们碰到了一千三百头鲨鱼在追杀我们,虽然鲨鱼全部被我们杀了,但是我们怀疑这鲨鱼背后有人在操控,因为它们有组织有纪律,不像随性而发的。

    那么我们当然要了解一下这背后究竟是什么人呀,以防日后碰上了,也有个心理准备,你说对吗?」

    三人一听,一个个身形不稳,脸都吓绿了,那老二阿乐更是颤声说道:「你吹牛,一千三百条鲨鱼都被你们杀了,我不信!」

    小山一听,哦了一声,回道:

    「你不信啊,可以理解,不过你想想看,这片海域平时在作乱的鲨鱼,是不是都无影无踪,那是不是说明它们被杀了。

    还有,如果我们碰到了鲨鱼,我们不把它们全杀了,我们还有命在吗?

    另外,我也说说这些鲨鱼的特征,你们看看对不对,这些鲨鱼呢全是大白鲨,多数五十米到六十米长,两万到两万多斤,其中呢,有一条白鲨王七十多米长,三万多斤,哦,对了,他们当中有一千条,还会飞到天上。」

    沙乐彼三人再次一个身形不稳,因为小山说的全都对,可是他们仨依然不敢信啊,因为如果对方能杀死一千三百条大白鲨的话,那想要弄死他们的话,不就跟踩死蚂蚁一样,这也太可怕了。

    所以他们又傻愣了,此时一直不说话的晓芳见状,突然说道:「相公,他们还是不信,要不你请他们吃吃鲨鱼肉吧。」

    小山一听,嗯,有道理,遂神念一动,「咚」的一声,望海平台上,突然多出了三块一百斤的烤熟鲨鱼肉,还飘着烤肉的香味。

    小山说道:「这是鲨鱼肉,吃吃看,就是我们杀的那些鲨鱼的肉。」

    沙乐彼三人看得都流口水了,二话不说,纷纷收起了长枪,拿出了一把刀子,就开始要宰肉吃了。

    只是他们的操作比较奇葩,起先是那小彼拿起刀子,居然先往鲨鱼肉狠狠的捅上几刀,接着才割肉大口的吃起来,沙拉拉和阿乐见他这么操作,也效仿起来,先狠狠的捅上几刀,再割肉大口的吃起来。

    这番操作又把小山三人给雷住了,不过也让小山三人有了一种猜测,估计他们跟鲨鱼有血海深仇吧,否则不会一听他问起鲨鱼幕后的操控人,就变得

    这么的反常。

    可再看三人,正吃得欢啊,满嘴是油都不想抹,继续割继续吃呢?

    小山可看不下去了,光吃肉不回答问题,这咋行呢,于是他说道:

    「那三位大海盗,这回你们总该信了吧,现在可以回答问题了吗?」

    谁知,那个叫阿乐的老二,一边吃肉一边口齿不清的回答:「我们现在只能相信你们杀了一条大白鲨,因为一条大白鲨就有两万斤的肉,而你能搬出来只有三百斤,这让我们如何相信你们杀了一千三百条鲨鱼呢?」

    小山一听,顿时不悦了,这什么世道啊,给钱请人回答问题怎么就这么难呢,于是他拉下了脸来,愠怒喝道:

    「那你们钱别拿了,肉别吃了,海玉茶也别想喝了,以你们这么菜鸡的武道修为,出来当海盗,随时都可能被人杀死,你们自己心中没个数吗?我好心好意给你们赚钱机会,你们竟然还这么刁钻,那这生意不做也罢,别吃了,你们走吧!」

    沙乐彼三人顿时傻眼了,张着塞满了鲨鱼肉的嘴巴,尬尬的站在那里,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不知道该怎么办,小自尊受到了莫名的伤害。

    云舒一看,赶紧过来,拍了一下小山,轻喝一声:「相公你这是干啥,他们都还只是孩子,你怎么能这样吓他们,你想问问题,就要好好沟通,这很难吗?」

    小山顿时委屈了,说道:「那舒舒娘子你来。」

    云舒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来就我来。」

    于是,云舒转身,温柔的对着沙乐彼三人说道:

    「沙姑娘,阿乐,还有小彼,你们好,我叫云舒,你们可以叫我云舒姐,刚才我相公内心急躁,言辞不当,我代他向你们道歉!

    其实我们很好客的,对你们也没有恶意,只是找出那操控鲨鱼的幕后人是谁,对我们实在太重要了,如果你们知道的话,还望相告,我们定会酬谢你们的!」

    云舒的温柔话语简直让沙乐彼三人感动到想哭,那受伤的小自尊也稍稍找回来了一些,不过也不敢像先前那么嚣张了,因为他们也渐渐预感到眼前的这三人,其实并不简单,不是可以随便捏的软柿子呀。

    沙拉拉深吸了一口气,还有一丝胆怯的说道:

    「云舒姐你好!如果你们问的是其他问题的话,我们都比较好回答,但你相公问的这个问题,不仅对你们很重要,对我们一样很重要,如果你们拿不出你们杀了一千三百条大白鲨的证据,我…我…我真的不能讲。」

    云舒一听有些震惊,感觉这里面还有牵扯到沙乐彼的故事呀,她表示理解的点了一下头,陷入了片刻的思考,忽然,她又说道:

    「如果我说我相公抓了白鲨王,并让它滴血认主,并且我们还能当场出示白鲨王给你们看,那你们能不能相信呢?」

    沙乐彼三人大惊齐叫:「这不可能!」

    随后阿乐又颤声说道:「如…如果大哥哥,真的连白鲨王也抓了,那我觉得可以相信你们真的杀了一千三百条大白鲨,老大、小彼,你们觉得呢?」

    沙拉拉一听,也说道:「如果大哥哥真抓了白鲨王,那…那我也信。」而小彼似乎不太会说话,也跟着点了点头。

    云舒一听乐了,转头看着小山,说道:「就跟你说要好好说话嘛,搞定了,那就看你把证据拿出来了。」

    小山尬笑了一下,说道:「沙姑娘,还有阿乐、小彼,你们看好了,可不要眨眼睛哦。」

    说着小山腾空而起,飞出了海舟,停在了半空。

    舟上众人赶紧纷纷起来,跑到栏杆边上,等着看他出示证据。

    只见小山心念一动,他的手掌上多出了一条小白鱼,而他还微笑说着:「注意啦

    ,不要眨眼睛了!」

    沙乐彼三人简直就愣了,就这?就这还叫我们不要眨眼睛?我看是要揉揉眼睛还差不多,不揉一下,怕是看不清楚啊,这不,小彼就真的在揉眼睛了。

    然而,就在这时,沙拉拉和阿乐发现小白鱼在快速变大了,当小彼揉完眼睛一看,整个人直接摔趴在栏杆上了,这眼睛不能揉啊,一揉就出幻觉了吗,太恐怖了,待他听着沙老大嘴里不停念着在变大在变大,才意识到这不是幻觉。

    小白鱼不断在变大,沙乐彼不停在颤抖,没过多久,小白鱼已经变成了白鲨王,整个身长和体型已经超过了海舟,这就是李小山的小乖乖。

    沙乐彼三人望着白鲨王停在空中,惊吓到瞳孔不停的地震,牙齿不停咯咯咯的打颤。云舒见状,赶紧拍拍沙拉拉,说道:

    「你们不用害怕,它已经被我相公打服了,交出了它的神魂,受我相公操控,不会再咬人了。」

    沙乐彼三人这才稍微镇定了一些,牙齿是不再打颤了,但腿肚子可依然在发抖呢。

    只见小山一时兴起,突然骑到白鲨王的背上,说道:「小乖乖,我们表演一下,上天入海,开始!」

    他刚一说完,白鲨王立即冲天而起,垂直着身子,向天空冲去,就在几百米的空中遨游了一圈,接着一个俯冲下来,「啪」的一声钻入海里,掀起了巨浪,直接把海舟震开了几十米。

    「哗」的一声,白鲨王和小山又钻出了海面,再次掀起巨浪,又把海舟震开几十米,小山骑着白鲨王又回到了空中,缓缓的向海舟游来。

    沙乐彼三人见状,脸色越来越青,感觉快要喘不过气来,云舒一看,赶紧手中变出三粒丹药,射进来了三人的嘴里,说道:「不要害怕,吞下丹药,深呼吸,没事的,没事的!」

    晓芳见状也急了,赶紧对小山大吼一声:「小山,你吓到孩子了,还不把小乖乖收起来!」

    小山一听,赶紧从白鲨王身上翻身下来,心念一动,小乖乖就立即不断的缩小。随着小乖乖的不断缩小,沙乐彼三人也逐渐恢复了平静。

    没过多久,白鲨王小乖乖又变回了小山手掌中的一条小白鱼,小山心念再动,把它收进了山水空间的咸水湖,小山飞回了海舟上。

    沙乐彼三人虽然是恢复了平静,但人依然有些痴痴傻愣,小山和云舒晓芳就一人扶着一人,把他们扶回到椅子上坐下,随后云舒给他们一人泡了一杯热腾腾的云梦茶,让他们喝喝茶,压压惊。

    喝了一阵茶之后,沙乐彼三人的脸色终于是变回来了,此时,小山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沙姑娘,那你们三人,现在相信我们说的话了吗?」

    沙拉拉深吸了一口气,颤声说道:「我们,相信了!」

    小山大喜,赶紧说道:「那你们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不想,沙拉拉突然站起来,「咚」的一声,双膝往地上一跪,哭着说道:「请大哥哥大姐姐,为我们报仇雪恨!」语罢,又「咚」的一声,头也磕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