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清晨,三辆货车开进了下河湾,头车停在路口,车门打开,跳下一个青年,向迎面走来的一位牵牛老汉递过去一支烟。

    “大爷,跟您打听个事儿,叶铭家住在哪里?”

    老汉接过香烟在鼻子上闻了闻,然后拒绝青年给点火,夹在了耳朵上。

    “你说进贤家的小子吧?向前走三条街,往北拐倒数第三个门就是。”

    “谢谢大爷!”

    青年刚要上车,老汉问道:“你们这是去他家收桃子吧?你们是哪个生鲜批发市场的?”

    青年微笑着说:“我们不是卖鲜货的,我们是县里的罐头厂的,大爷您忙,我先走了!”

    三辆货车扬起一片尘土,顺着老汉指引的方向前往叶铭家。

    老汉看着货车尾灯若有所思,然后牵着老黄牛来到村外的地里。

    路边的树下聚集了几个闲散老人在聊天,老汉将牛绳解开,让其自由吃草,然后跟那帮老人插科打诨。

    “刚才过去那几辆车是干什么的?”一个老人问放牛的老汉。

    “是去进贤小子家收桃子的,好像是罐头厂的。”

    “进贤家的小子真是有本事,那个大学生村官都搞不定这么多桃子,他竟然联系上了罐头厂,这次又得让他赚一笔!”

    “谁说不是,几个月前进贤家的小子还是个痴傻呆瓜,谁知道一转眼不但不傻了,还成了咱下河湾最会赚钱的人,种草药,租大棚,就连李虎那刺头都老老实实给他打工,钱是流水一般的挣,咱们下河湾年轻一辈,就属他最厉害了!”

    另一个穿着体面的老人听不下去了,神色鄙夷道:“会赚钱有什么?说到底不也是个村民?就算挣再多的钱,也上不了台面!”

    其余的老人神色一顿,随即哈哈一笑。

    “就是,进贤家的小子再有钱,也不如你孙子厉害,你孙子是吃官家饭的,要是放在古代,那可是人上人,进贤家的小子做生意是最低贱的职业!”

    众人一顿奉承,那位衣着体面的老人很是受用,脸上浮现出傲娇的神色。

    “以后你们谁家有事儿,不用找别的关系,跟我说一声,我让我乖孙子给你们去办,绝对办的妥妥的!”

    其他的老人大喜,又是一顿阿谀奉承。

    这些老人吹牛聊天的时候,叶铭家院子的十万多斤桃子已经装上了车。

    “叶先生,那我们就走了,有什么事儿可以直接和我们老板联系!”

    青年和叶铭握了握手,然后上车领着另外两辆货车离开下河湾。

    货车刚走不久,叶铭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掏出手机看了眼,备注是修理大棚的。

    叶铭接通电话,里面传来粗狂的声音。

    “是叶老板吗?我们是维修大棚的,您在哪里啊?”

    叶铭说:“你们直接去村南,我这就过去!”

    挂断电话,叶铭掏出车钥匙上了福特猛禽,发动汽车后先去了趟赵锁柱家,接上他直奔村南。

    叶铭到了之后,已经有一辆双排和一辆面包车在大棚附近等着了。

    见福特猛禽开来,面包车上下来一个汉子。

    汉子个头不高,肤色晒得古铜色,穿着一身迷彩劳保服,说话嗓门极大,满嘴的烟油子味儿。

    “是叶老板吧?你好你好!”

    汉子热情的和叶铭握手。

    叶铭问道:“大哥怎么称呼?”

    “叫我老陈就行!咱们先看看大棚吧!看完了制定以下维修方案!”

    三座大棚荒废多年,里面杂草丛生,上面的塑料布和保温层已经破烂不堪,卷帘机也锈迹斑斑无法使用,不过好在框架还完好,要是全部换掉,还不如重新建造来的方便。

    几个人围着三座大棚转了一圈儿回到车前,老陈从口袋里掏出小本子在上面写写画画。

    “叶老板,您这大棚上面的塑料布都得重新换,保温层也不行了,那几个卷帘机能修我给你修,修不了也得换掉……”

    “全部弄好需要几天?”

    叶铭不在乎要换多少东西,他在乎修理好大棚需要多久。

    老陈想了想说:“我们现在有三个人,明天还能来两个,弄好三个大棚差不多十天吧。”

    叶铭摇了摇头说:“时间太长,我给你三天时间。”

    老陈摇头:“时间太短了,我们这几个人根本不可能做完,就是加班加点最快也得一周。”

    叶铭用无法商量的语气说:“不行,我就给你三天时间,你要是能做就做,做不了我就换别人!”

    叶铭给的工钱可高出市场价不少,老陈要是做不来,那就去找其他人,有钱赚不怕找不到人。

    “别!这活我接,三天之内保证还你一个崭新的大棚!”

    刚才老陈已经在心里盘算了成本,按照叶铭给的价格,很有的赚,就是再找五个工人也赚不少呢!

    谈妥之后,老陈就带着三个工人忙碌起来。

    他们经常建造大棚,维修大棚,对于工作程序轻车熟路,他们先将卷帘机拆掉,然后将保温层和塑料布扯下来。

    清理工作是一个烦琐而漫长的工作,叶铭可没有时间在这看着,他带赵锁柱来就是做监工的。

    叶铭交代他几句,然后开着福特猛禽离开。

    叶铭没有回家,而是前往云城县的罐头厂,他要看一看第一批做出来的桃罐头质量如何。

    叶铭到了罐头厂的时候,正看到装卸工人将拉来的桃子往厂房里运输。

    接到电话的陆峰出来迎接,热情的和叶铭握手。

    “叶先生,您的桃子已经开始生产,不过距离第一批成品还需要时间,咱们先去我办公室等会儿,好了我让生产主任给送过来!”

    生产桃罐头的工序也不叫复杂,桃子经过清洗之后先去皮,然后去核分块,经过高温蒸煮后再装罐贴标签。

    陆峰领着叶铭来到自己的办公室,秘书将提前泡好的茶水端来,二人落座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一个多小时后,办公室的门敲响,一个穿着工作服的中年男人抱着两瓶罐头走了进来。

    “陆总,这是刚做好的桃罐头!”

    刚做好的桃罐头还带着温度,陆峰将瓶盖打开倒在两个塑料碗里,递给叶铭一个,自己一个。

    “尝尝吧,我们做罐头的技术可是云城县数一数二的!”

    叶铭端起桃罐头,用叉子挑起一块放入口中咀嚼,感受着其中的味道。

    “味道怎么样?”

    陆峰期盼的看着叶铭询问,叶铭点了点头说:“味道还不错,已经达到我的预期了!”

    听到叶铭的认可,陆峰也笑了,他也端起碗,用叉子挑起一块桃肉放入口中。

    刚咀嚼了几下,陆峰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不对!这个桃子的味道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