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但抱着女儿进屋的同时,还不忘牵着旁边的宋万万。

    夫妻俩前后进门,宋万万在后面顺手将房门关上。

    “爸。”容律迟看着从厨房出来的陈伯民。

    是恩师,如今也是老丈人。

    “诶诶。”陈伯民笑着应道。

    阔别四年,这对曾经的师生如今的亲人。

    好的不好的,都在这瞬间得到了释然。

    “来吃早餐了。小与在车上吃过一些了。”

    “好。”

    “爹地,我说过吧,你就是我爹地。”小与双手捧着容律迟的脸,笑的像个小天使一样。

    软乎乎的小手,笑起来眼睛弯成一道月牙。

    “有你这样的乖女儿,是爹地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容律迟抱着小容与亲了亲。

    哪怕是才相处两天,血浓于水的那份亲情,没有丝毫动摇。

    容律迟那颗冷硬的心,是瞬间瓦解,变得柔软。

    仿佛极地冰川一夜回春。

    旁边的宋万万看着父女两这样腻歪,在边上哼哼一声。

    “真羡慕你们父女啊,这么其乐融融的。”

    宋万万装作一脸酸的模样,顾影自怜呢。

    刚说完,就被小容与张开双臂直接从旁边抱住。

    “妈咪,你不是教宝贝说,爹地是你最爱最崇拜的男人吗,我们一起喜欢他呀。”

    “哦,是最爱最崇拜的啊。”容律迟听了这奶呼呼的话,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小女人。

    宋万万娇嗔他一眼。

    容律迟将小容与换了一个方向,在小家伙没注意的角度,他低头在宋万万的耳边落下一吻:“爱你,老婆。”

    低沉磁性的嗓音,温柔撩人。

    等到小容与转过头来时,容律迟已经站直了身体。

    “爹地妈咪,以后我们永远不要分开好不好。”

    “好,永远不分开,爹地要看着小与长大。”

    错过了四年,未来,一分一秒都不想在错过了。

    “嗯嗯。”小与用力点头。

    小家伙可爱的模样,非常讨喜。

    宋万万内心舒了一口气,这是当母亲以来,最轻松的一刻。

    终于能释怀,终于能安心的过她所喜爱的日子。

    “好了,吃早餐了,这个时间点,早午餐一块了。”陈伯民从厨房里端着热好的早点出来。

    幸好买的比较多。

    “爸,我来。”宋万万立马洗手上前接过他手中热好的早餐。

    陈伯民乐呵呵的看着自己女儿。

    一家人的氛围又续上了。

    “爹地带你去洗手。”

    “好哒~”小家伙高兴的拍手。

    从刚才进门到去洗手,再到去餐桌前,小家伙被抱在怀里就没下过地。

    吃饭的时候,容律迟还是放在自己腿上坐着的。

    “小与会自己吃饭了,不需要喂了。”

    “没事,就这样挺好的。”容律迟一刻也不想撒手。

    小家伙也非常乐意被自己爹地抱着。

    “妈咪,爹地的怀抱就像你说的,超级温暖地呢~”小家伙边吃边说,还不忘乖巧的靠在自己爹地的肩膀上。

    那副备受宠溺的小模样,简直不要太乖巧。

    “行吧,你俩就这样吧,你就惯着。”宋万万给小家伙拿了一个她最爱的包子放在她面前的碟子里。

    “我的宝贝女儿,当然得惯着。”容律迟拿起包子,还亲自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