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剩下的十六人形态各异。

    有外国大力士,有仙风道骨的老者,有年轻的搏击选手。

    不过他们都被聚灵阵,赋予了特殊的能力。

    外国大力士领悟了猴拳,仙风道骨的老者最近酷爱裸绞,断头台,巴西柔术。

    搏击选手学会了太极拳,打起拳来像是公园遛早的老大爷。

    他们彼此之间都有积怨。

    很多人都在为自己疯狂加戏。

    十六进八的比赛火速进行。

    白显国硕果仅存的徒弟焦平登上台来。

    他的师父被击倒三次闹成了笑话,被很多网友做视频嘲笑。

    他丝毫无,反而经常在网上怒怼喷子,与人约战,借此炒热自己的知名度。

    一上台,便气势汹汹地喊道:

    “混元太极神鞭门没有孬种!我让你当时就倒下。”他的对手名叫大虎,一上台便双眼通红,直勾勾地盯着焦平,如同仇人。

    “今天你别叫焦平了,你师傅,我让你变成,我让你躺平五次,变成焦五平!”

    “你就吹吧,我把你打成小猫。”

    解说员介绍道:

    “混元焦平,在网上没少有反对,格斗打假人,就”

    “据说二人还发生了冲突。”

    “都是憋着一股劲呢。”

    比赛开始两个人斗在了一起。

    起初两个人还算势均力敌。

    很快焦平就不行了。

    被对方一个向前翻身,使出了舍身踢,踢倒在地,此后一发不可收拾。

    没有办法,实力摆在那里。

    这时,观众席上面,响起了铺天盖地的加油声,大家都在为焦平加油。

    喊的是“接!话!发!”

    “焦平快用接化发!”

    “用接化发干败他啊。”

    这是拳击规则,人已经被打蒙了,哪还使得出接化发啊。

    没有凑够焦五倒,只倒了四次,裁判便处于何人。

    高高举起了大虎的双手,宣布大虎选手的胜利。

    解说员说道:

    “八强之一决出,让我们恭喜大虎选手。”

    现场进度很快,另一边擂台,燕霜棋也迅速地击败了对手。

    比赛进入到这种程度,依旧是几分钟一场,可见其实力不俗。

    接下来的比赛轮到了复活选手中人气第二的天公大师,原本白显国大师名列第二,但是由于白大师现在还在icu床边坐着,天公大师理所应当变成了第二。

    这次,天公大师遇上了仙风道骨的老者,这名老者深山练武,出来之后,最爱裸绞了。

    天公第一次遇到大摆拳时就失败了,少打了好几轮,聚灵阵在他身上的效果,几乎没有多少。

    没有什么可能打过这位老者。

    不过他依旧不屈不挠地精神,最主要是他这段时间抛弃了练习太极拳和天公拳,偷偷练习了拳击和搏击,战斗力有所上升。

    果然,老者发挥稳定,将天公大师打倒之后,使出了他现在最爱的一招——裸绞。

    天公大师别的招数他破解不了,这招他可拍过视频。

    三秒就能让小伙子破防,捂着大腿满地打滚。

    狠狠地掏了老者的大腿。

    解说员兴奋了。

    “教你一招破裸绞!”

    “只要能踢裆,不行的话,就用手攻击大腿,指定能行。”

    “天公大师成功了!他掏中了。”

    “等等,老人家面无表情,难道他身为一个男人,一点都不疼?不可能!”

    “不对,老人家并不是不疼,资料上写着,他具备铁裆功!”

    “哦,天呐,可惜了,天公大师这是碰到铁板了啊,偷袭无效,直接被丢出了场地。”

    “咚”的一声,天公大师摔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观众们不禁捂住了眼睛。

    陈展看得清楚,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能将微胖的天公大师轻松扔出场外。

    现在,经过聚灵阵的侵染,各个选手的技能,都已经加上不少的特技。

    刚刚摸过了佛手,他分明觉察到了这种波动变强了。

    接下来,轮到陈展了。

    他的对手是通过妙手抽签,抽出了他的武林功夫王王战的弟子。

    陈展走台阶上了台。

    对方却如同炫技一般,平地跳起三米多高,窜上了擂台。

    这一手,让现场观众目瞪口呆。

    谁见过这样的事情发生。

    世界纪录才不到三米的样子。

    一下子,将很多人的注意力一下子吸引在了他身上。

    洋洋得意。

    解说员介绍道:

    “拜师王战之前,可是原来国家级别的主教练的弟子呢!”

    朝着陈展一拱手。

    “在下放心,领教了!”

    陈展站在擂台边往下瞧瞧。

    “兄弟,这得有三米,你知不知道你有点离谱啊。”

    “小意思,习武之人蹿房越脊,这又算什么。”

    “我知道有人从房上往下蹦,死得老惨了,你能跳这么高,怎么不去参加跳高比赛?”

    估计哪位又号称是什么。

    能把这种虚无缥缈的称号,变成真实的,有够恶心的。

    无非是利用了人夸大自我的心理罢了。

    这个武林界,人人夸大,也是没谁了。

    樊歆被激怒了,跟陈展打在一块。

    像是一只。

    离着一个身位,就给陈展来了一个高扫。

    “这是给我喂招?”

    陈展看不明白对方为何各种打空气。

    樊歆跳起来三米多高,向下踢陈展。

    陈展懒得和他缠斗,他的护体神功已经大成,被踢中了又如何,直接抓住了樊歆的脚腕,将其丢出擂台。

    饶是他弹跳有力,只要没有肋生双翅。

    高喊蜻蜓点水!

    想左脚点右脚飞回来。

    还是被陈展一巴掌又给拍飞了。

    裁判判定陈展胜。

    陈展没有任何喜悦之情,他下了擂台。

    “不对劲,不对劲。”

    “这种节目,已经是群魔乱舞了。”

    这可是公开节目,有如此能力的展示,意味着什么?网络上面对此方面的遮遮掩掩和混淆视听整个失败了。

    而且现在做的努力一概白费。

    想起刚刚樊歆窜蹦跳跃的样子,陈展不免也想跳一下试试。

    这个东西要是可以复制任何能力,在其他空间也可布设,那么可以提升很多普通人的能力,被有心人利用,培养出一支特殊能力部队也有可能。

    症结究竟在哪。

    正在后台休息。

    有一个女记者找了上来。

    “陈展先生,你作为人气王选手的事情,我想采访你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