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果然了,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就如同陆晃心里所预判的那样了。

青十一对许盛道:“虽然你的要求总体是过分的,可是我可以答应你的。”

许盛听青十一这么说,他反而有点儿发怔,之前吧,他听青十一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是觉得自己所提要求很无礼的,就不会答应自己的要求了。可是没曾想到的是,青十一竟然是一口应允了。

所以现在许盛才会是一副发怔的模样儿。

而青十一那边也不管许盛发不发怔了,她一个转身,不看陆晃,看张江,嘴里头说了那么一句:“张江,枪给我!”

张江听青十一这么说,先是一怔,然后很快反应过来,他人立马变得十分兴奋了,将手里的那一柄霸王枪拿起来,正要下车去给青十一。

青十一却说得一声:“不必下车,扔了给我就成!”

张江又是一怔,旋即明白过来了,他抬手将霸王枪一举,然后朝青十一掷了过去。

嘴里当然还提醒着:“青头儿,你可要小心一些的啊!”

青十一其实真不必张江出言来提醒了自己的,对于她来说,完全就是多此一举了。

只见霸王枪快飞近时,青十一轻轻一抬左手,用力很巧,左手那么很显得写意的就将霸王枪给拿在了自己手里。

再耍了那么一个枪花,左手交右手。

右手将霸王大枪在地上那么一杵,现在一手扶枪一手叉腰站定,显得一股英气勃勃的样子。

陆晃在后面将这一切都看得真真切切的,他禁不住又喝了一声彩!

许盛目光现在一眨不眨盯在青十一手里的这么一杆霸王枪上。

他很快就看明白了,这霸王枪不是别人所用的,就是昔日手下况仁用的!

当许盛看清楚了这一切后,他双目不禁要冒出火来。

他对着青十一大叫一声道:“那日杀了况仁兄弟的就是你,我要替他报仇!”

许盛说着话,还伸手去将头上那一圈白布给拉得更紧了一些,

似乎他觉得自己的这么一个举动更加能够彰显自己要报仇的心。

当然除了报仇,他更重要的是雪耻!

青十一听许盛这么说,她十分轻蔑的笑起来:“找我报仇的人挺多,你都排不上前几号,你且放马过来好了!”

青十一的话说得极明白,所表达的意思就是一个:

别那么多的废话,干就好了!

陆晃在后面,现在他又上了车,在车上他呷了一口酒。很有意兴味的看青十一即将与那许盛的决战。

现在陆晃的心情十分的放松,跟之前那一次青十一与许盛相斗时的心情大不一样,那时陆晃老实说是紧张的,可揪着心的,可是现在呢,情形当然是大不相同的。

青十一跟许盛的实力差距是显而易见的。

这一点不但自己知道,青十一本人知道,连张江与吴英也深知。

这儿也有一个佐证的,因为现在张江与吴英脸色也是十分的放松的,就跟自己一模一样的。

这很说明了问题。

恐怕只有许盛一个人尚不自知吧。

而且陆晃觉得这一次很可以看看青十一的真实功夫了。

老实说,青十一当初跟许盛第一次打斗时,青十一毕竟是用了一些个盘外巧招的,那么虚虚实实,还有神兵利器的便宜。

最后空手打败许盛甚至用了太极拳法的招术。

想来之前许盛跟青十一斗时,本来已经熟悉青十一的拳路了,可没曾想到她突然变招,变的还是那么著名的太极拳招,所以许盛一个变化应对不及,就吃了亏着了道。

现在霸王枪对三停刀,很有看头的。

陆晃觉得跟看电视里面的武打戏也差不多的。

那边张江作怪,他对吴英道:“咱们来赌一把。”

吴英不解的问:“咱们要赌什么呢?”

张江道:“就赌哪个胜。我押咱们青头儿胜!”

陆晃在一旁听了好笑,他觉得张江这不是稳赚不赔了么,还押青头儿胜,这都不必押,你等于是在直接抢钱的吧,好不好。

陆晃看了一眼吴英,他相信,即便是吴英的智商真的很是不咋地的,可是他也不可能自己的智商弱到那个级别,会跟张江打这么一个明显是包赔不赚的赌啊。

果然,吴英没有让陆晃大跌眼镜,吴英道:“张捕快,你这可是欺负人了,你押青头儿,这太占便宜了,你应该押许盛啊。”

张江笑起来:“我押许盛,那我不是包赔么!”

吴英一瞪眼道:“那你还让我押。”

眼见得这赌是打不得了,可是陆晃他偏偏是要凑一下趣的,于是他在旁边出了那么一个主意:“两位捕快啊,我有一个法子,你们还是可以打上那么一个赌的,而且还是比较公平的那种。”

张江与吴英听得陆晃这么说,两个人都齐齐看向陆晃,张江问:“陆师爷,你有什么想法啊?”

张江与吴英之前讨论过陆晃的,两个人都觉得陆晃现在很聪明了,越来越聪明了。

所以现在两人聆耳细听陆晃师爷的主意。

陆晃侃侃而道:“我的主意很是简单的,只需要赌招,看青头儿能够在多少招取胜对手。”

是的,陆晃的想法就是赌胜负如果没有悬念,就赌赌是大胜还是小胜好了。

这样更公平。

张江喜道:“还是陆师爷你聪明啊,对对,咱们可以这么赌的。”

张江这么说,吴英那边也立即的表达了自己的赞同之意。

吴英说:“嗯,这个主意甚好,咱们就这么赌!”

陆晃见两个人兴致很高,忽然想到一点,他不由得笑了出来。

因为张江吴英现在有赌性是因为他们手里才有了钱嘛。

一锭三十两银子,一分作二,每一个人都得到了十五两。

按一两一百元,有一千五百元之多的呢!

有了赌本当然有赌兴了。

张江忽然问陆晃:“陆师爷你参加不?”

陆晃笑着摇头:“我就不参与了,因为我身上没钱啊。”

说罢还哈哈大笑。

张江见陆晃不参与也就不再多邀请了,他对吴英道:“吴捕快啊,你先来说吧。”

吴英很认真的在思考着,因为这关于到钱的问题,钱的问题都是很重要的问题,吴英觉得自己是很值得去好生想一下的。

吴英伸出了两只手掌来,对着张江一比,然后他说道:“十招内,青头儿可胜!”

他觉得青头儿实力强劲,应该可以十招拿下的。

张江比较的谨慎,他说:“三十招拿下。”

吴英说:“赌多少?”

张江道:“赌五两吧。”

吴英点头。

陆晃听了,觉得吴英可能要败,青十一跟许盛的差距应该没有那么小的吧。

只是五两,看这么一场大武戏,才五两,陆晃真心觉得两人对这么一场好戏实在是太低估了一些吧!

陆晃没有参与赌博,但他心里也琢磨了一下,二十招,他觉得青十一取胜许盛当在二十招左右吧。

他对武学之道如之前青十一所说的那样,实在是不太行的,这个二十招也仅仅是他一种很随意的预测而已。

没有什么扎实的理论基础。

陆晃吴英张江在说着话,那边青十一与许盛却并没有开打。

青十一说完了那话之后,她手里攥枪,变竖为横,就横在了自己的胸前。

而对面的许盛呢,他双手是紧紧的握了三停刀刀柄,同样的横于自己的胸前。

双方对峙着。

一时没有出手,只是一种无形的杀气上面的比拼似的。

这样双方试探了好一阵都没有出手。

连吴英在后面都有点儿看不下去了。

他小声道:“张捕快啊,你看他们怎么还不动手?”

张江也点头:“嗯,应该可以动手了。”

陆晃觉得好笑:“两位你们下个赌,好歹会看到高下的,人家这是拼命啊,你们还催什么呢?战前准备委实是重要的。”

张江与吴英听这么说,都点点头,吴英还说得一声:“嗯,对的。”

青十一与许盛的战前准备工作已经都做得差不多了,只见青十一一声轻叱,而许盛则是一声怒吼,两人一人挺枪一人拿刀相互对冲起来。

两人势头很猛,而且又加上是蓄势而为,所以力道极大,带着地上的沙土都扬了起来。

陆晃见了心里很期待这一下,很刺激啊!

但是陆晃心里又那么电闪一下:青十一会硬刚么?

之前青十一都是轻巧应对强力的,她可能会避免硬碰硬的架势吧!

正想着,两人的兵刃已经交在了一下。

金铁之声在作!

青十一居然硬刚了!

她根本没有任何的腾挪与闪避,她就硬刚了!

陆晃才喝下了一口酒,他几乎就要将嘴里一口酒吐出来似的。

陆晃最终并没有吐出来,可是他为了不吐出来而险些被咽住了,他一阵的难受,觉得还真的不如吐出来!

硬对硬的结果立即就显现出来了,陆晃睁大眼睛在看,张江与吴英自然也盯着眼睛在看。

金石之声大响后,青十一与许盛都凝视着对方。

陆晃在后面看着吧,他觉得特别的带劲,青十一与许盛两人都没有朝后退。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青十一的力量也不容小视。

陆晃觉得之前自己对青十一还是低估了,只以为她会取巧,可是现在实力显现出来,令得陆晃是大跌眼镜啊。

但是回想那一次在神虎庙里的情形,青十一是硬带着自己上虎背的,前推还包括上树,其实都说明了青十一力量很是强大的。

青十一的霸王枪与许盛的三停刀相架,两个人两般兵刃都凝固在了半空里,好像两个雕塑一样。

陆晃看得血脉贲张。

张江看得连连挑拇指:“厉害!”

吴英有也看得目瞪口呆的,他心里有点儿打鼓,许盛这硬刚一下,与青十一看着半斤八两的,自己打赌十招青头儿可以获胜,如今看起来,有点儿悬的意思了啊!

青十一许盛两人都相互瞪视着对方,被带起来的风沙,现在才渐渐落回地面。

双方对峙一小会儿,兵刃几乎是同时的抽开,然后枪刀闪动,两人斗在一起!

陆晃看着青十一使枪的熟稔模样,他有点儿惊讶。

因为这霸王枪本不是青十一的常用兵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