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张红以惊人的速度在走廊上狂奔。

    竺康文在后面跟着跑,跑得气喘吁吁。

    他的妻子是国内少数的顶级灵媒,要说打架,就算一百个、一千个他都不可能是对手。

    但前提是,她放出了受自身控制的那头能匹敌现代军队的邪灵,否则,她也只是个肉体凡胎的常人。

    可是现在……

    在竺康文惊愕的注视下,张红的身影一眨眼间就快跑没影儿了。

    连身体都受到了影响,这难不成——

    他的心情愈加沉甸甸。

    “帮……帮个忙!帮我拦住她!”

    竺康文没有放缓脚步,但在意识到自己根本赶不上妻子的时候,他大喊起来。

    医院里可不止有医生,特别是精神病院,有着比别处更强的安保措施——最重要的是,这里是专门面向灵媒的地方!

    即使是现在,这里的住院部都“居住”着十几位受到严格看管的患有精神疾病的灵媒。他们和普通的疯子不一样,在别人眼里根本就是一枚枚随时可能失控的定时炸弹。

    为了避免出现暴乱之类的严重意外,这里一直都安排有灵媒小队和荷枪实弹的武警部队。

    看到有人在走廊上狂奔,虽然没多少人意识到那竟然是张红队长,但大家还是下意识地行动了,路过的安保人员用对讲机联系他人,几个身强力壮的男护工则准备冲上去拦住她,通过抱摔把她按倒在地然后控制起来——他们都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也不是头一回实践。

    “砰!”

    但他们全都扑了个空。

    奔跑的女人像个疯子一样,她的身姿却灵活得像是泥鳅,跑进安全通道一眨眼就不见了。

    保安们在地上爬起,准备继续上前。但就在这时——

    “滴滴滴——”

    刺耳的警报声在医院中回荡,整条走廊笼罩在激烈转动的红色灯光里。

    每个人的脸都被涂抹上了一圈象征着“警告”的光环,细微的说话声和彼此的呼吸被警铃淹没了,巨大的噪音充斥这人们的大脑,也因此无法感受到不安,只是本能地跟随着周围的人行动。

    “快,快快快,动作快!”

    有人在大吼。

    “有人从住院部冲出来了!通灵者疏散人员,灵媒准备战斗!”

    竺康文深吸了一口气,倚靠着背后的墙壁。瓷砖的冰冷透过衣料渗入皮肤,这才让他从突如其来的混乱中冷静下来。

    现在这情况是……发生了暴乱?

    毫无疑问,这是最糟糕的事态。

    但一切都发生在刚刚妻子逃跑的路上。

    这会是巧合吗?

    竺康文尚在沉思;但随后,他看到身边的门被踢开了,一个穿着白色病号服的人跑了出来,身后的护士没能拉住他。

    他看上去四十几岁,身材瘦弱,原本痴呆的脸神采奕奕,像在舞台上那样高举双手,欢呼雀跃,

    “砰……砰!……”

    接连不断的开门声响起,一个个精神病患者全都满脸兴奋和喜悦地出来,每个人都在咧开嘴大笑着,就像是正准备前去参与篝火晚会的人。

    他们倒是没有发狂攻击人,或是到处乱抓乱挠,只是在身后的人们想要重新控制住他们的时候,拉住了他们的手,像是要邀请大家一起去参加舞会。

    竺康文愣了一下,连忙站起来跑到有透明玻璃的甬道中央,在那里能俯瞰到下面的庭院。

    那里绿草如茵,天气好的时候时常常会有病人在护工的陪同下出来散步,因为良好的环境和适量运动都能对人的心理健康造成积极影响。

    但是现在,那个天天都有人精心护理的草坪上,正跑过一群穿着病号服的人,他们一个个欢呼着践踏过草坪,在万里无云的蔚蓝天空与明媚的阳光下舞蹈。

    他们身后还跟着一群狼狈的医护人员,想要把他们扑倒。病人们没有反抗,而是笑容满面地邀请他们。

    大家都很开心。身为精神病人的他们,大脑和常人不同,思维往往如同堕入迷雾;他们并不是想要去做那些违反常理的事情,只是无法理解、或者不受控制。

    但是现在,那雾气散开了,他们看到的是一个星光闪闪的灿烂世界。

    那是现实吗?

    不,那里比现实更美好。

    一扇扇门被打开,人们冲了出来,像抛开书本上街去的孩子们那样快乐。

    尽管医院里事先就有过严格的紧急状态措施流程,但规章制定的时候显然没考虑过后来的人员承载量,以及所有病人们不约而同一齐暴动的情况。

    此外,病人们只是失控,却没有做出暴力举动,冲进来的安保人员没办法用最后手段直接镇压。

    于是,整座医院很快乱成了一锅粥。

    ……

    竺康文从拥挤的人群中奋力冲出,就像想要从罐头里挣扎着跳出来的金枪鱼。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关注他了。包括他的妻子张红刚刚的异常行为,很可能只会被不知情者单纯地当作是发病者中的一员。

    但他却不这样想。

    内心涌动不休的不安,让他的思考正在不断逼近那个不愿意相信的真相。

    一路气喘吁吁地沿着安全通道往上跑,竺康文其实并不清楚妻子刚刚究竟跑去了哪里,他只是希望能远离混乱,然后试图从高处寻找到目标。

    但当他踏上最高层的时候,却听见有人正在喊他的名字。

    “康文,过来啊~”

    他的视线朝那个方向一瞥,便即刻止住了步伐。

    妻子正站在窗前,朝他招手。张红笑得很美好又甜蜜,甜到不像她这个年纪的女人,就像是回到了青葱岁月、风华正茂的少女时期。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竺康文的心却在七上八下。他咽了口唾沫,脚步僵硬地走到她身边。

    “你,你在做什么?”

    “我在看啊~”

    “看?”

    “喏。”

    微笑着的张红抬起胳膊,指了个方向。

    他顺着妻子的视线,看到一个瘦削的人影就坐在对面三楼的窗户边上,双脚垂落到窗外。那是一位年龄在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的女性。两人相隔着数十米,中间是空无一人庭院。

    “不要慌!”

    “从那里离开!”

    他看见对面的楼道上,人们朝着女人一边大声呼喊,一边奔跑着靠近。走在最前面的保安看起来正在努力地劝说她。